诺洛

说起来即使我这种家伙也对发烧无可奈何啊。
悲凉的按着咕噜咕噜翻江倒海的肚子,水一般的排泄物浇击马桶,眼睛里是对睡眠急切的渴望,只可惜,万事俱备,只欠平躺。
平躺着才能睡着,但是平躺着肚子会痛。
看吧,世上的所有事都是这样的。
就像你嘴唇上因为干裂而一直有的伤,嗯,真美味。我爱着你新鲜的爱情和同样美味的血液,即便是我这用人也是会有不舒服的时候啊,真奇怪,明明你和我吃的是一样的东西怎么还会健康呢?
啊,忘记了,在我不舒服的同时你是比我还要糟糕的吧,那么为什么会唱歌给我听呢?
说起来你要是去唱歌的话,我就只有把你的声带割开了,不过摄影的话随意哦,毕竟你的脸真的是恶心至极嘛。啊,真是过分,明明肚子都要疼死了啊!快来哄我!真是过分说什么大道理明明我就已经快痛死了!
你不会……睡着了吧。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忍受的吧!你不会把我扔在这里的吧你就是个人渣!!!
忘记了,用人渣来骂我们不起作用啊。好像肚子舒服了一点,要不要在下一次去厕所之前睡着啊,用糟糕的姿势。

Ah,last but not least,i love you foever.

各位太太们辛苦了【鞠躬】

我以前真是太幸福了,因为被各路太太包养而且本人抱着轻松随意的心态,上p站从来不知道打tag能活到现在。
就像吃鱼一样,我从来吃已经挑完骨头没有碎肉煎炸通透火候正好的鱼排,吃完之后只要跪在太太膝下喊一声“太太万福金安!”就好。
而忽略了太太捕鱼,杀鱼,挑刺,腌鱼,烤鱼的过程。
最后装上盘喂给我们吃,真真是多么不容易【抹泪】
混迹于p站的各位太太们辛苦了【鞠躬】

吊带袜天使(2010)第八集后半三木客串。


很好吃的盖饭,因为和诺诺一起才有意义。


一个梗

当我照在镜子里时映出来的人是你。

一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

我惊讶于你的存在,

你惊讶于我的出现,

似乎我们生活于不同的世界。

科技,文化都差不多,

却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你从小镜子里给我看你的教室,

我从穿衣镜里给你看我的卧房。

只要有镜子,

即使无法传达声音,

我们的心也连接在一起。

没错,

我们恋爱了。

这个世界上除了彼此无人能知道的恋人,

我和你隔着镜子彼此抚摸着脸颊,

你用铅笔描绘一幅幅我们,

我用小楷书写一篇篇情话,

我们真心爱着彼此。

只可惜我无法阻止别人给你的情书,

你无法将手中的伞撑给淋湿的我,

即便如此我还是天真的笑着,

而你永远比我成熟考虑的多。

你鼓励我去找一个人代替你,

我哭着让你去找一个人忘记我。

结果我们都不能,

你装作专心致志完成作业时总会瞟向我,

我躺看小说时一丝视线总搭在穿衣镜上。

我接受不了你周围有亲近的人,

你无法直面我身边的位子被另一人夺走,

我决绝的发誓为你在生活里剔除镜子,

你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就此放手。

我还是如此孤独且格格不入,

你还是如此寂寞且鹤立鸡群。

周围人排斥我且不会真心相待,

周围人奉承你且或许丹心赤忱。

我想我只有你而你试图忘记我,

你试图忘记我因为你拥有其他。

我一无所有,

你无所不缺。

真的是这样吗?

坐在理发店里邋遢得不成人形的我,

站在镜子前消瘦衰弱眼窝凹陷的你。

你知道没有人看得见镜子里的我,

我庆幸没有人看得见镜子里的你。

你用大道理训斥我,

我用小漏洞反驳你。

我没有死守我的诺言,

你没有遵守你的道理。

就这样我们期待的方向改变,

勇敢面对史上最长异地恋。

我们期待两个世界彼此迎来尽头最终交汇,

我们期待指尖有对方的温度传来,

我们期待铭记对方陌生却熟悉的声线 ,

我们期待戴上对方给自己选定的戒指,

我们期待可以给对方撑起一把雨伞,

我们期待能够递给对方一盒药片,

我们期待……

最终能有一天,我们的手不再隔着一厘米的厚度

而是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一起。

真夜中的侦探(1998)第二集,石头客串

兵安也好基普也好明明都是官配为何它就这么冷!